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亭文苑
書畫之鄉東臺的過往流年
日期:2017-03-15 作者:周啟汶 字號:[ ]

    東臺幅員廣闊,四季分明,捍海堰范公堤將其區劃一分為二,堤東煙波浩淼,一碧萬頃;堤西小橋流水,鹿呦鶴鳴。富庶閑適的市井生活,風調雨順的自然環境,使東臺成為蘇、浙、皖一帶文人雅士心目中向往的可宜居城市。

  一

  早在北宋時期,東臺為海陵縣屬地,詩人晏殊創建“晏溪書院”,傳播歷史文化,為東臺人的文化自覺奠定基礎。歷任東臺的兩淮鹽運使司泰州分司廳通判,均為著名宿儒、學者,閑暇之余繪畫、書法、吟詠詞曲,推動東臺書畫之鄉的形成。這些通判、鹽場大使個人喜好,必然引來一些文人雅士關注、來訪,在東臺留下精美的書法、繪畫作品:清康熙年間,《全唐詩》校對官汪士鋐,在東臺訪友期間品茗繪畫,書寫丈二匹巨幅詩篇立軸;同時期書畫大家查士標在東臺歷游,筆走龍蛇的巨制立軸,一個“神”,最后一筆,竟有一米多長。

  清道光年間,曾兩任泰州分司廳通判的朱沆(字浣岳),成就最高。他書畫學養極深,平常閑暇之余,即在三昧寺與方丈、地方名流一起品茗、研討書畫得失,朱沆善畫水墨人物,腴潤有骨,兼工畫馬,其《八駿圖》縱逸雄偉,現藏故宮博物院。城南菜農朱進賢,善畫蘆雁,朱沆禮賢下士,親迎朱進賢與分司廳衙大門囗,悉心栽培,一時傳為佳話。道光年間的兩位武舉姜燾、朱潤在朱沆影響下棄武習畫,均為他親炙培養的私淑弟子。朱沆書法喜狂草,多鴻篇巨制,幾欲奪索靖之席。三昧寺方丈室有朱沆《十二月花神圖》,揚州香阜寺、桃花庵、萬壽寺有朱沆為其繪制人物或馬匹的巨擘壁畫,武漢黃鶴樓上朱沆曾畫人物壁畫,今多不存焉。湖南人魏源在東臺知縣任上,其書法遺墨也留存于世。

  清末最后一任兩淮鹽運使司泰州分司廳通判陳康,繪畫擅兼工帶寫,行楷極佳。清末狀元公張謇,在東臺一帶推行“廢灶興墾”,陸潤庠、王仁堪、丁立瀛,這些原本在蘇州、鎮江、揚州為官一方的狀元公、翰林院編修,均為當時名聲顯赫的書法家,隨張謇到東臺漫游。楊葆寅(字恭甫),辛亥革命后東臺第一任民政長(縣長),擅長人物、山水,學元黃公望,畫風清新雋逸,其畫深受他所從醫的湖北漢口人士的喜愛,一時洛陽紙貴。翰林院編修丁立瀛攜弟丁立鈞,在南園構筑花園私第,方便繪畫、書法、應酬之需,并邀章太炎弟子宿儒、丹徒人陳邦福(字墨移)為塾師,寓居于此,教授子弟及鄰里學童書法、“四書五經”,陳墨移專攻甲骨文,久負盛名,擅金石篆刻。

  書畫之鄉東臺數百年間世澤綿延,積淀如此厚重的文化底蘊,孕育了純樸、包容、兼愛、執著、積極進取的城市精神,文化自覺、書香四溢,吸引了一批批文人雅士,引退政客、官員、學者入駐東臺。曾任孫中山侍從室衛士長,曹錕軍需官的范景丞,江西贛州人,下野之后來到東臺,在三里橋巷范母的住宅客廳中曾醒目地掛著康有為為范景丞母親八十大壽題詞的丈二匹中堂,還有不少民國元老的字畫陳列其間。

  二

  書畫之鄉東臺形成發展離不開地方精英的苦心經營與書畫世家的傳承創新。汝南郡周氏族人,自明朝周希賢(字竹墟)以下各代,皆有書畫傳人。明萬歷年間,名士周希賢在臺城筑“周氏南莊”,董其昌書“南莊”匾額。清乾嘉時期,周希賢七代孫周楷(號北堂)次子周丕烈(小堂),隨父游歷,后曾任河南府經略,武安知縣,退休返鄉后,在“南莊”以畫會友,常與朱沆交流繪畫心得;滄州人物山水畫家張百祿、鄭板橋老師揚州畫家李育(字梅生),為小堂“南莊”座上賓客。周丕烈學石濤、新羅,畫幅大如巨擘,微止盈尺。周丕烈子七人,皆為書畫家,杰出者當推周應殻、周應芹、周應昌兄弟仨。周應殻(子嘉)成就最高,畫風直追其父丕烈,存世畫極少。周應芹(字子香,號水英),多產畫家,聞名于揚州、泰州里下河一帶。周應昌(字嘯溪),善畫驢,畫存世罕見矣。

  家居臺城金墩鮑家呆巷鮑氏家族,祖籍安徽歙縣。鮑氏家族是清嘉道時期以后,對東臺書畫金石篆刻發展有其重要貢獻的世家。鮑振鈺(字聲甫)精通詩文、書法極佳,篆刻漢印,高逸脫俗。其子鮑賡培(字籽原)專攻大篆、魏碑,楷書學虞世南,歐陽詢,大篆效仿鄧石如,繪畫得惲南田花鳥畫神韻,工筆牡丹極佳。鮑賡培長孫鮑審,家學淵源深厚,真草隸篆皆精,尤擅魏碑、甲骨、大篆,得其祖父籽原公真傳;繪畫擅長彩繪、墨色牡丹,人稱“鮑牡丹”。

  世居吳家巷古氏家族,祖籍貴州貴筑縣(今貴陽市),清嘉道年間移居東臺,歷任兩淮鹽運使司泰州分司廳鹽官,至古映川已經是第三代。古映川(字瀅),擅長書法丹青,金石篆刻,山水學江左“四王”,常應邀為人作書畫,多得贊譽,陳汝玉(字白石)為其入室弟子。古映川四子均善書能畫,各有所長。古培壽(字澍人),行四。幼年隨父讀書、習字、繪畫,少年曾師從沈君恪、繆子畏先生,得其師厚愛,書法雋秀古樸,以隸書、小楷擅長。澍人先生繪畫書法存世不多,所見對聯、立軸、冊頁等小型物件。

  清季民國初年,聚族而居寺街五福堂巷的繆振玉(字伯良)先生,工行楷,師承清康熙年間書法家汪士鋐(字文升)。繆擅長榜書,常為人所請,書中堂對聯,文與書法皆佳。子繆西屏(字子畏)效學北魏名碑《鄭文公碑》《魏故營州刺史侯高君碑》,造詣深遠,勁健開張,結體方正,筆力強雄,為時人所推崇,至今仍有繼承效仿者。

  三

  姜廷佐(星垣),號心如老人,清乾嘉時期東臺鎮人。書法師承王右軍,擅用雞毫松煙書寫,為東臺縣成立后的書法家第一人,其書法得到伊秉綬的推崇。

  王昌(字心齋)清嘉道時期東臺著名書畫家,精鐘鼎、甲骨文,擅寫漢隸,花鳥、翎毛繪畫,金石篆刻皆有建樹,尤以鐘鼎文、漢隸書法最佳。同時代姜瑩(字又白)擅長花鳥繪畫,為東臺當時著名金石篆刻家。

  歷史上東臺的書畫家們均能治印,高手不泛其人,民國以降專業治印出色者有許、戴兩家。許景周精攻鐘鼎、大篆、漢印以及微雕創作,能在徑寸象牙之上刻通篇《前赤壁賦》,精妙絕倫。戴氏家族戴浩、戴宏弟兄治印風格方平正直,布局嚴謹,而長兄戴發擅長漢印篆體,古樸典雅。除此之外,上世紀五十年代,東臺城金石篆刻比較有名氣的還有陳萼樓(師從陳邦福),龔時春(師從來楚生)、楊建侯等。

  東臺書法現當代人才輩出,成就最高者當推高二適。由于高二適少承家學,潛心研究,深造自得,后與社會名流章士釗、于右任、胡漢民、柳詒徵結識,厚積薄發,自出新意,草書熔今草、章草于一爐,從而達到筆隨神馳,爐火純青的境界,奠定了他在中國現代書法史上的地位;高二適成名不忘桑梓,書法作品落款為“東臺高二適”。

  周家驊(字又良)楷書學歐陽詢、顏真卿,篆書學鄧石如、吳昌碩,皆得其神韻,為當時名人韓國鈞(紫石)贊嘆,吳今(字佛園),吳嘉紀后裔,書法師清代名家錢泮(字南園)書法,幾能亂真,行草俱佳。周法榮楷書七尺通聯八條屏,一脈生成,上下貫氣;小楷學王右軍,泥金扇面書《蘭亭集序》,粒粒珠璣,伯詳老觀之,稱“吾不能也”。盧少薌(字以康)專學柳公權,有見地,胡滌(字位炎),曾任國民政府行政院秘書,柳體小楷十分出色,翟貽谷(字小柳),隸篆楷書各具風格,沈振聲(字覺仁)行草極工,遒勁峻嚴,遺墨流行南通、鎮江、泰州一帶。

  臺城工匠世家書法數周同書,年少時曾是臺城宿儒吉城的得意門生。建國初“永泰祥”重新裝修,周同書為其用布灰及生漆做立體金字招牌,一米見方的大字貼上金箔后,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此后,人民大會堂迎面門臉上的五個大字也是由周同書所寫,每個字面積有二米五那么大。周同書書法顏體魏碑皆可,獨具一格,美觀別致,馳名鄰近各縣。其四子書法皆佳,各有千秋。1976年毛澤東主席逝世,周同書長子周家駒應當時縣革會邀請書寫唁電《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他在八九米高的腳手架上直筆懸空用漆書寫,每個字有十二公分大小,數千字一氣呵成,圍觀者眾。

  解放以后,東臺中小學校提倡書法、繪畫,小學、初中一星期均有一至兩節書法(習字)課,教師批閱作文,學生抄寫作文均為毛筆,各種毛筆生意很好,甚至浙江、安徽的小販還到東臺鄉村學校兜售毛筆哩!學校中教師干部書法好的也為數不少,像東臺中學趙向晨校長書畫皆精,周鈞弼先生的隸書古樸大器,據說南京博物院有收藏。城南中學湖南湘鄉籍陳佩芝先生得張旭草書神韻,鹽阜一帶早已聞名,縣文教局王定國先生榜書有特色,自成一體,上世紀五十年代風靡一時,有仿“舒同體”美譽。

  歷史上東臺繪畫高手眾多。清嘉道年間安豐“四袁”便為人熟知,尤以袁先忠畫竹出色,不亞于鄭板橋。借助墨分五色,濃淡不同,酣暢淋漓地繪寫春夏秋冬墨竹,或雨后,或雪中,或陽光下,或秋風中,各不相同。兼工帶寫的墨竹中堂畫軸,會讓人頓時產生如臨其境,呼之欲出的感覺。

  清光緒年間,東臺畫家當推陳汝玉。陳汝玉(字白石),清末著名學者、畫家,畫風奇特,善畫奇樹、怪石、山水畫效仿江左“四王”,以“匏生室”為齋館名,以明心志。所畫山水或水墨或彩繪,汪洋恣肆,清秀而恬靜,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力。陳汝玉畫風謹嚴,從不留平庸應付之作,存世真品鮮見矣。

  民國年間,孫瘦石在上海美專任教,早年結識當時藝術界卓有成就的馮超然、吳昌碩、吳湖帆、齊白石、陳少梅,1934年出版《孫瘦石山水集》,由呂鳳子題跋;后又結識徐悲鴻,傅抱石、劉海粟、李可染、陸一飛等名家。多次與吳湖帆合作繪畫,其山水畫《山水松云圖》《皖南山色》高價出現在近年書畫拍賣市場上。戈湘嵐(字伯芬),早先在上海美專學習西洋畫,后在商務印書館圖畫部任職,師從上海畫家趙叔儒,以畫馬名世。積歷史畫馬名家之長,取徑多方,取舍鑒別,匯聚筆端,形成戈湘嵐前期畫馬毛匹細密,體態神駿,布景雅麗,后期筆錄縱放,呈現大筆潑墨畫馬的鮮明獨特的個性。世人有“北徐(徐悲鴻)南戈”美譽。郭沫若贊曰:“湘嵐先生今之曹霸也,所畫名貴一時,此幅尤見功力,紙上如聞風沙之聲”。

  臺城家居碼頭上的民間書畫家吳宜甫(字增義),山水、花鳥畫均可,尤以人物、花卉擅長,衣帶當風。上世紀五十年代,筆者曾見其《五子鬧春圖》(橫披),《東方朔》丈二匹人物畫像,活靈活現、栩栩如生。1959年應邀創作《四海和平》國畫,參加江蘇美術館展覽。經常應人所請,為其創作書畫。

  四

  書畫之鄉東臺充盈著濃郁的人文氣息,洋溢著書卷氣的城市精神熱浪撲面,影響著一代又一代好學上進的東臺學子,書畫之鄉東臺成為令周邊縣市文人雅士向往的地方。

  出生于興化大垛的鄭板橋,一生交游,曾在東臺梁垛安豐廟宇中設館教讀,曾手書淺刻一副對聯:“一簾春雨瓢兒菜,滿架秋風扁豆花”,至今仍傳為美談。歷史上東臺書院私塾經常有來自山東、陜西販賣碑帖拓片的客商,此種現象一直延續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大戶人家收藏“明四家”唐伯虎、文征明、沈周、仇英的書畫;鄭板橋、黃慎(癭瓢子)、閔貞、李鱔書畫常見于東臺中等之家。建國初東臺裱畫店還有十多家,店家一方面代客戶裝裱接托書畫,另一方面又是書畫買賣的中介,代客寄售,代客尋找畫源。且說歷史上進入東臺的周邊縣市的畫家及其作品有:興化的鄭板橋、胡小道、趙九鼎(乾隆供奉,號蘭癡)以畫蘭著名;江都劉古尊,以工筆花鳥出名,朱沆(字浣岳)因為他在東臺較久,民間散落他的書畫較多,所以也就有了交流的空間。民國年間,海安韓紫石,譚祖云、譚少云、譚小云父子書畫。張謇在東臺的酬倡應和之作存世量也是比較多的。安徽休寧以畫山水出名的大雄山民姜筠,河北滄州張百祿花鳥、山水,湖南何子貞(字紹基)書法,江寧張之溶(號小齋)人物、花鳥作品都可以在東臺市面上裱畫店以及富裕殷實之家看到。上世紀五十年代,關橋、北塥米市以及下壩河口、大王廟沿河邊一帶,陸陳行白墻上的一個“糧”字和一些店家的牌匾,名號依稀若見,無論是魏碑還是黑大肥圓的顏體字,都深深地印象在我的腦海中。

  書畫之鄉東臺應和著共和國前進步伐的鼓點走進新時代,不會忘記為東臺作出貢獻的書畫界的耆老宿儒、文化精英,他們是:沈子丞,建國前中華書局圖書部主任,建國后“一大”紀念館副館長,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員,蘇州工藝美術研究所顧問。王能父,江南著名書法、金石篆刻家,國內燈謎泰斗級的人物,著名書法家華人德為其入室弟子。陳負蒼,名鳳,字負蒼,上世紀三十年代與錢松巖、陳舊村等創辦振南國畫函授學校,傳授繪藝。精攻書法,山水、人物、花卉、翎毛,尤精繪畫山水。這些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應邀來東臺工藝美術廠指導顧問,在國內國畫界、書法界領軍級的人物,和東臺地方書法繪畫名流鮑審、呂蔭春、陳作鈞、吉伊疇等結合在一塊,將東臺工藝美術廠的工藝美術作品,一枝獨秀地推向全國、推向世界,在當時“萬馬齊喑”的年代里,讓全國人民又一次領略了東臺書畫之鄉,歷史文化古鎮的余韻。當年下放在東臺的蘇錫常工藝美術界人氏當中的胡博綜、王孟奇、潘小慶,后來都是國內知名度極高、耳熟能詳的美術界重量級的人物。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東臺歷史文化書香的浸潤,從東臺工藝美術廠走出去的兩個青年人,后來成為全國知名的德藝雙馨的新星,他們是來自蘇州的顧青蛟和無錫的華人德。

  華人德,從無錫下放插隊東臺新農公社,白天下田耕作,晚上在小油燈下讀帖臨池,寫就一手好字,老三屆高中畢業生的他,招工進了東臺工藝美術廠,歷史的機緣結識了他書法以及人生導師王能父先生。華人德勤奮好學,恢復招生后的第一批北大學子中的一員,王能父先生精神上物質上的照拂,鼓舞著華人德在書法以及書法理論研究道路上取得長足的進步。對于恩師,他“納于言,敏于行”,對于書法、對于書法理論研究,他孜孜以求,一往無前,他是蘇州大學博士生導師,蘇州大學圖書館研究館員、蘇州市書協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隸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發表、出版書法論文、專著數十種,連續兩年主持全國書法史講座,他是碑學方面很有造詣的書法家,其書法史研究也是圍繞碑學展開的。對于東臺,他關心東臺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對東臺滿懷深情。

  顧青蛟,慈眉善目、和藹可親、古道熱腸的謙謙君子。當年他從無錫工藝美術學校畢業,還沒有工作就直接下放插隊到東臺的曹公社,在那里遇到了“知音”,一個喜歡畫畫的東臺知青張長江,為了他,顧青蛟對招工的東臺工藝美術廠提出要求,要張長江和他一道進廠,張長江擅長工筆白描和傳統題材國畫。顧青蛟扎實的繪畫功底,加上細致入微的觀察,筆下的人物、動物、花鳥魚蟲都有靈氣。“畫家不幸繪畫幸”,正是顧青蛟吮吸了來自大自然給予的豐富的藝術營養,促使他的畫風為之改變,他的眼界拓寬了,他的繪畫功底厚實了,在東臺工藝美術廠里,他博采眾長,勤學多思、厚積薄發。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先后出版《顧青蛟畫虎》《畫猴》《畫狗》《畫兔》《畫松》《水墨寫意動物畫技法》《顧青蛟仕女寫意畫法》《顧青蛟畫十二生肖》等美術專著四十多種,井噴式創作普及繪畫教程,解決了當時中國畫繪畫教材缺乏的困難,成就了顧青蛟當代中國畫基礎藝術教育家的光榮稱號。

  顧青蛟不僅是多產的繪畫藝術教育家,更是中國畫的多產畫家,或工筆、或寫意;山水、人物、花卉、翎毛,行行皆精,其國畫入選首屆、二屆、三屆、四屆、五屆、七屆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畫精品展,還參加若干全國性各類賽事,并獲得許多重要獎項,多次出國舉辦國畫雙人展,個展以及聯展,出版個人國畫作品藝術掛歷二十多種,2010年中國郵政發行他的“和諧中華,文化名家”專題郵票一套,所有這些還不是顧青蛟藝術生涯的全部,顧青蛟完成了從工藝美術繪畫——多形態的中國畫——專事畫虎這樣華麗轉身的蛻變過程,他畫筆底下細致入微的動物、人物,不僅賦予民族本色,而且以富于現實精神的傳神為主導,特別體現在他酣暢淋漓潑墨的大寫意畫中,使畫家無論是在情感還是技藝上均完成了從自然走向自由的轉換。

  東臺工藝美術廠雖然完成了歷史使命,但其為東臺書畫之鄉演繹了精彩的藝術人生的大戲,推動了東臺書畫藝術向前發展,成就了一批藝術家,在全國各地,遍及東臺籍的書畫家。過去有人說,“東臺歷來出高僧”,筆者認為還要加一句,有飲水處就有東臺書畫家。今日之東臺,習字繪畫在青少年中已是常態。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強。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网上赚钱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