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亭文苑
素粥
日期:2017-02-23 作者:陳美林 字號:[ ]

    年后上班,婆婆又煮了粥,我喜歡的。

    喝粥,是多年的習慣了,我喜歡以一碗粥,開始我的一天。

    喜歡叫它素粥,何不是素呢,一粒種子,被風吹,被日曬,還有雨露潤著,有農民們的汗水滋養著,真真是大地所賜呀。那么長的日光,小小的種子,終于長成了穗。不去說什么欣喜了,新打下的稻子,舂成米,拌上水,一鍋粥,喝著喝著,心也是素的了。

    住在里下河水鄉,誰要是不會種水稻,那真是要被笑話了。我的父母也是農民,母親自打嫁過來,就將我家的一畝水稻田打理得妥妥帖帖的。問母親,又要種田,又要照顧我,怎么忙得過來?母親說,她是算著時間呢,一行秧苗栽到頭,就立即跑回去給我喂奶。我想象著,一個年輕農婦,急匆匆地從秧田里上岸,沿著田埂跑呀跑,腿上的泥到處飛,帽檐的蝴蝶結也在飛,她這是要去給自己的小娃娃喂奶呢。

    打小就吃米粥,那些個清晨,當稻米的香味從廚房里飄出來時,我就知道,要起床了,有米粥喝了。童年的記憶里,每天早晨都是一碗粥,從未變過。后來上學了,工作了,結婚了,愛喝粥的習慣也一直沒變。也奇怪,懷孩子那陣子,孕反應很大,什么都不要吃,卻念念不忘一碗粥,早上喝了,晚上還想喝,只有它,吃下去舒坦。

    家鄉的人,都把米粥夸上了天,特別是米湯,老人們都說,她們剛當母親的時候,就是用一頓頓米湯,把自己的孩子喂得胖胖的。她們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都泛著紅,自豪著呢。婆婆也常給小女兒喂了米粥。小丫頭八個多月了很是貪戀母乳,母乳之外的食物,她都抿著小嘴,不吃不吃,獨獨這米粥,來者不拒。一勺一勺地,砸吧砸吧著嘴,能吃下小半碗。也許,每個孩子初來這個世上的時候,心都是素的吧,他們知道,什么才是最純粹,最樸素的溫暖。

    兒子和愛人不是特別愛喝粥,他們對面條情有獨鐘,但是粥煮得剛剛好的時候,他們也會高高興興地喝上一碗。何曾不是,米粥要煮得恰到好處才好吃,水多了,沒味道,水少了,太粘,煮的時間短,又不稠,煮久了,米又會過爛。這個剛剛好,該有多難,幸好,我的家人,都會煮粥呢。有那么一陣子,我的婆婆,甚至把雞蛋放到米粥里,一起煮。當粥好蛋熟,剝開一個雞蛋,呀,蛋白都成黃色的了,稻殼一樣的黃。我一直相信,這不是蛋殼的功勞,而是稻米的,因為那股米香。濃濃的米香佐入雞蛋,一切都變了,這哪里是米,是蛋呀,搞不清了,好吧,就叫它米蛋吧。婆婆說,這是一個親戚有次煮粥時,不小心,把雞蛋掉到了鍋里。誰知,當雞蛋煮熟時,她又驚又喜,原來粥里的雞蛋這么好吃!從此,這個親戚家再也不清水煮雞蛋了。

    向來吃飯慢,喝粥也是。捧著瓷碗,等手心都焐紅了,一碗粥還沒吃完。慢有什么不好呢,慢慢地咀嚼,一分一秒都是享受。就像這碗粥。

    當然,粥里放點東西,我也很喜歡,比如胡蘿卜,比如山芋,比如青菜,我們家的粥甚至還放過蘋果。都是些種在土里和餐風飲露的食物呢,它們都是素的,素容素貌,和大米一起煮,再好不過了。就像兩個要好的朋友,你懂我,我懂你,我們說簡單的話,我們甚至不說話,可是在一起的時光比什么都好。

    比什么都好。是呀,素即是好。我知道明天早晨,還會有一碗粥,等著我,這也比什么都好呢。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网上赚钱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