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亭文苑
照 相
日期:2017-02-23 作者:農 夫 字號:[ ]

    當下談到照相,真是再簡單不過,連我那八九歲的重孫子也會用手機捏上幾幅,而且頃刻之間就能傳輸到千里萬里之外。可時光倒退到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農村,人們對這個新鮮玩意兒卻充滿了種種疑懼,我就曾碰上過一場因照相引出的笑話。

    那是1953初夏,曹區姜盈小學首批六年級同學即將畢業。當時農村師資奇缺,這所學校也不例外。除了校長畢業于民國時期的母里師范外,其他有的是小學水平,有的只讀過私塾,連三年級算術題都不會做。不得已,五六復式班只好由校長兼任班主任并教授語文和歷史,而僅僅讀過兩個月初中的我,則猴子充老虎教他們的算術和地理、自然。畢業證書上需貼照片,校長布置大家利用星期天到十幾里外的一倉去照相。

    當晚,幾位在校寄宿的同學挺神秘地問我:“畢業證書能不能不用照片?”我說:“這是縣文教科的統一要求,也是對你們學歷的認可和證明,不能草率。”他們顯出很為難的樣子,有個同學吞吞吐吐地告訴我,聽大人說,人有三魂七魄,照相不僅會被吸掉身上的血,還可能被攝去魂靈,十天半月也不一定能夠復原。這種奇談怪論我還是第一次聽到,覺得十分好笑,便反問他們,五年級的自然課上講的照相的知識記不記得?我說,照相技術傳到中國差不多有上百年的歷史,千千萬萬的中國人都照過相,報紙上的照片也是靠照相制成的版子,如果真的對人有害,還會有人拍嗎?第二天,我又在課堂上把五年級自然課本上有關照相的知識如感光原理以及顯影、定影等給大家復習了一遍。經過做工作,終于有幾位年齡稍大的同學鼓起勇氣,愿意帶頭去“吃螃蟹”了。

    沒想到,這幾位同學從一倉回來就找上了我,憂心忡忡地介紹了照相過程中的見聞。第一,他們見到別的學校同學拍的照片,玻璃底片上每個人臉部都是一片紅色,他們認為,這就是人被吸了血的證明。第二,照相館老板洗照片時,他們也跟進暗房見識了一下。看后不禁大吃一驚。原來,老板在操作過程中不停地念“咒語”,個別同學邊說邊流著眼淚,對貿然去拍照的事十分后悔。

    我曾經照過相,底片的人像臉部是紅色的我早就知道,但從沒把它當一回事,更沒深究過是什么原因。老板沖洗照片我能肯定決不會念咒語,可到底念的什么我也無法說清。我感到自己有責任幫助同學們打消這些疑慮。當聽說照相館約他們三天后去取照片時,我準備陪同他們也去照一次相,借機把真相搞個明白。校長對我的想法表示支持,并叫我不必等到星期天,明天就去。缺課的同學可以幫他們補。一些尚未照相的同學見我帶隊,也都愿意跟著我去。

    一倉集鎮雖小,僅僅一條窄窄的東西街,但有瓦房店面,有側磚鋪的街道,比區政府所在地的曹街和三倉街都有氣派。照相館在街中段,坐南朝北。店面不大,我們十幾個師生把里面擠得滿滿當當的。老板知道我是老師后,熱情有加。我們依次照好相后,我向他提出,要帶幾個同學看他沖洗一下照片——因暗房很小,人多了容不下——老板滿口答應。一點不假,老板操作時確實嘴里念念有詞。我待他把一批照片洗好后,便請教他念的是什么。老板不好意思地笑了,他告訴我說,沖洗照片所需的時間很短暫。他沒有鐘表來把握,只好靠土辦法“數(讀第三聲)數(讀第四聲)”代替。他的話音剛落,幾位同學心中的疑團頓時消了,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接著我再請教老板,底片上人像的臉部為什么是紅的。老板說,那是自己涂上去的紅色,用這個辦法可以避免洗出的照片臉上有暗斑。原來如此,一切就是這么簡單!

    走出照相館時已過了飯市。節令雖未到“小滿”,但這年夏天來得早,正午的陽光已相當火辣。盡管肚子餓,身上熱,可我和同學們不再像去時那樣沉悶,大家說說笑笑,一身輕松地直奔學校,因為我們在與迷信和愚昧的交鋒中打了一個勝仗!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网上赚钱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