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亭文苑
一股直擊心房的動人力量
日期:2017-02-22 作者:朱延嵩 字號:[ ]

  都知道劉心武先生的小說寫得棒,他青年時期創作的短篇小說《班主任》被稱作新時期文學的發軔之作,獲首屆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第一名,他的長篇小說《鐘鼓樓》獲第二屆茅盾文學獎。而對于他的散文隨筆,外界卻少有評論。而我有幸接觸到他的兩部散文集,一部是收錄其個人信札的《人生有信》,再一部就是如今擺在案頭的《刺猬進村》,該書為當代名家精品系列叢書之分冊,同系列的作者還有沈從文、汪曾祺、孫犁等7位作者。可以說,東方出版中心整理出版的這套叢書,代表了當代文學創作的最高水準,非常具有收藏和鑒賞價值。

  在閱讀《刺猬進村》這部散文集的過程中,能夠體會到一個“真”字,那就是作家行文中流露出來的真感情。在“杉板橋無故事”一輯中,作者寫了一位重要人物,就是兵荒馬亂中的保姆彭娘。她與心武先生一家親密無間,把一家的孩子視同己出,在作者的筆下,彭娘那種農村婦女的爽朗熱情,一心侍主的形象躍然紙上。在雙方分別后,那把白鵝羽扇,成為一件信物定格在作者的心里,而在文末作者那發自內心的感嘆,恰如一股激流直達讀者內心深處,引發強烈共鳴。

  該部散文集的“真”,還體現出作者的真性情。劉心武先生在文章中,談到他和一些知名作家、評論家的交往故事,就體現出他實實在在的心性。一聲帶有京腔的呼喚,能讓他感覺到溫暖,停留在他記憶的最深處,而被人中傷冤枉也同樣令他難以釋懷;書信中的密友,在現實接觸時卻顯得生分拘謹,可如果你不主動搭訕,我絕不諂媚上前。這就是現實中的劉心武。劉先生在文章中,也做著深刻的自我解剖:例如對年輕人時尚風潮的輕率指責,對因疏忽大意所致個別文章硬傷的反思檢討等。作者在文章中,多次提到他在農村的書房—溫榆齋,這也可看作他返樸歸真靜心創作的具體表現。他深入田間地頭,從老村官口中找素材等實例,充分說明他不少素材來源于間接渠道,而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作品更接地氣更有看點,難怪他的作品總是貼近生活親近自然。

  有人說,好散文要放得開收得攏,形散而神聚。劉心武的散文是大散文氣象,卻不耍大牌,筆走游龍天馬行空,每篇文章都有切實的主旨,或突出真善美,或鞭撻假丑惡,從而更好地實現文本的社會價值。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网上赚钱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