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亭文苑
臺城迎燈舊事
日期:2016-02-22 作者:周啟汶 字號:[ ]

  舊時東臺“臘八”一過,燈市隨即開張,彩衣街、寧樹街、新橋口、縣府街都有燈賣;新中國成立后,燈市移至大會堂門前空場上、百貨公司門口、土地堂、東臺劇場門口;而現在在原中十字街頭也有少許外地販來的彩燈賣。東臺迎燈并不是從正月十三“上燈”開始,而是從除夕守歲起就開始點“天燈”。天燈用染成深紅色的油紙燈罩罩上,燈罩上貼上“天燈”的金字,滾圓的土制燈托上插上八公分長的紅“拜燭”。夜夜如此,一直到農歷正月十八日結束,從不間斷。掛在堂屋房檐下的“天燈”也有定規,除了“天、地、人”三盞燈之外,再加上這戶人家男孩的數目就是這家天燈的數目。

  元宵燈會各地皆有,并且都具有自己的個性色彩。吳自牧《夢梁錄·元宵》中寫道“正月十五元夕節,乃上元天官賜福之辰。”東臺有迎燈的傳統,元宵迎燈習俗向來受到社會各階層重視和歡迎。盡管與迎神賽會關系不大,但夾雜著諸多的文化元素,不僅精美絕倫,而且種類繁多。龍燈、獅子燈、兔子燈、鳳凰燈、螃蟹燈、蛤蟆燈、荷花燈、繡球燈,還有大型的“八仙過海”,“獅子盤繡球”,以及各種行會會徽、圖騰彩燈以及祖師爺造型燈。從彩燈的材質上看,竹篾扎成,糊上彩紙的自不必說,那些紙上繪上花卉、蟲魚鳥獸或貼上剪紙的彩燈也就爭奇斗勝了;還有用五彩玻璃紙糊就,甚至用綾綢繡花、彩繪的彩燈,再配上金黃的流蘇,讓你不得不動心,停下腳步,駐足觀看這些巧奪天工的工藝彩燈,佩服、贊嘆,使你流連忘返。更有讓你驚訝的那些用玳瑁殼做成的異形彩燈;正方形的、圓形的、球形的彩燈,黃花梨、紫檀雕花的玻璃宮燈。前有戴安記,后有梁源昌燭坊提供“迎燈”所需要的各種規格的蠟燭。蠟燭一般用烏桕種子榨的油,細柴葦桿裹燈草心澆制而成,分五燈、九燈、十燈等規格,有老秤四兩(125克),六兩(187.5克)、十二兩(375克)、一斤(500克)五種,還有用于點小燈籠的“拜燭”。

  農歷正月十三晚飯后,臺城各階層的人們便不約而同地攜帶自己早已準備好的各種色彩的燈籠、行會旗幟,匯集在東壩陸家灘“接駕亭”附近的空地上,在行會旗幟、行名燈籠引路下緩緩前行,這中間穿插各行各業戲文打扮的故事人物,“劉海戲金蟾”“招財進寶”“八仙過海”等,這時木作行會、搬運工會也會分別請出魯班、關公出行。關公出行,可不簡單,前有大紅宮燈開道,緊接著便有兩人抬著燃著檀香的香爐以及有人手持香爐跟隨,關公圣象過后,細吹細打的管弦樂隊緩緩走來,所到之處靜默肅然。隊伍中間每每有“跳加官”的戲扮人物,頭戴烏紗,身著紅袍,鼻頭涂白粉,手捧金元寶躥東往西,逗得觀燈的人們哈哈大笑。此時臺城大街上擠滿了觀燈的群眾,店家比往常更加注重裝扮了;除了掛滿彩球彩燈之外,甚至在店門口還搭起排樓來,有的店家還掛起了走馬燈,貼出懸賞的燈謎,這不能不算是很好的商業營銷手段。街頭巷尾小孩子們提燈游戲正歡,小一點的拉著兔子燈,大一點的在身上扎上馬燈,還有的在推滾球燈,門戶空場前圍著一堆人,原來是唱鳳凰的正起勁地唱著“蓮花落”的吉利條子,數十支鑼鼓龍燈隊伍逡巡在后街后巷游來躥去。此時蘇北最大的叢林——三昧寺在晚課誦經的鼓鈸聲中,高高的旗桿上懸掛起幾盞碩大無比的天燈,數里之外的串場河畔的航船上,停泊在九龍港、關橋、下壩的自航船上都點起了一盞盞燈籠,整個臺城沉浸在迎燈的節日氣氛中。飲食攤子一溜煙地排列在街頭巷尾的隔壁旮旯;生煎肉包、油燉、梅花糕、荸薺糕、蝦油餃子、豆腐腦;新壩街頭糖果店也為元宵節推出新鮮的山楂糕,麒麟閣、五福齋、稻香村專門為元宵節推出節令茶食:五仁饅頭、桂花糖糕,鮮紅的食用色素花戳蓋在食品上,煞是好看,無疑增添了元宵迎燈氣氛。

  解放以后除舊布新,迎燈體現在人民當家作主、慶翻身、慶豐收的活動上。1949年、1950年國慶晚會提燈游行,最令人難忘的是1959年建國十周年的大型提燈游行。盛大的國慶集會后的傍晚,由縣委宣傳部策劃,縣委統一指揮的隆重的提燈游行,在拓寬后的七里長街上緩慢前行,人們穿著節日的盛裝,抬著裝飾著彩燈的標語牌匾,花船、花擔、花車均裝上了用干電池或蓄電池的彩色燈泡,閃閃發光;兩列大紅宮燈引領著迎燈的隊伍前進,人們載歌載舞,腰鼓隊敲打著激動人心的鼓點,數十人的銅管樂隊吹奏起歡樂的樂曲,迎燈的隊伍不時燃放鞭炮。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來自東風化工廠制作的兩支巨型大紅蠟燭,正跳躍著灼灼的火焰,一步步地向人們走來。那天那夜,“火樹銀花不夜天”,星光下燈光正好,狂歡的人們興致正高。

  接下來,人們依舊在每年國慶節舉行迎燈集會,有時恰逢國慶節中秋節“碰頭”,臺城的節日氣氛更濃,迎燈活動也相對隆重。1977年元宵節,東臺人民自發組織元宵迎燈游行,那可是萬人空巷,攜老扶幼,摩肩接踵,共同慶祝粉碎“四人幫”后的第一個新春元宵。人人臉上掛著笑容,個個喜逐顏開。迎燈盛會重新來到人民中間,它承載著東臺人民對美好未來的憧憬。一時間,上街觀燈的人越聚越多,新東橋以東被擠得水泄不通,此情此景,不禁讓我想起《清嘉錄·鬧元宵》范來宗《鑼鼓》詩來:“轟連爆竹近連遙,到處喧闐破寂寥,聽去有聲兼有節,鬧來元旦過元宵。太平響徹家增樂,開道聲稀巷轉囂。取次春風催劈柳,賣餳時近又吹簫。”

  “十三上燈,十八落燈”,中華傳統的燈節,從正月十三上燈開始,到正月十八落下帷幕,農耕民族喜慶豐收,感謝上蒼,祈求新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美好愿望,終于通過“燈節”迎燈娛神形式表現出來,既宣泄了自己的情感,又達到了自娛的目的,充分顯示了東臺人的浪漫情懷。

  1985年元宵節迎燈游行可算空前,大會堂向西,中十字街往東街道再次被堵塞,行人、車輛均無法通過達數小時。出于安全的考慮,東臺元宵迎燈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但機關、學校、工廠、企業、商店、銀行元宵張燈結彩的習俗卻一直沒有改變。2016年新春佳節西溪彩燈觀展,讓眾多的人前來觀賞,一飽眼福,一解舊日喜歡迎燈之癖好,不正是明證么?!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网上赚钱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