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亭文苑
“良種”飄香四十年
日期:2016-02-16 作者:陳娟 顧亞娟 字號:[ ]

  一首《選良種》,流行四十多年而不衰。

  由程立作詞,洪流、吳進明作曲,流行了四十多年的歌曲《選良種》,前不久在“感動中國——群文杯全國大型原創詞曲展評比賽”中榮獲銅獎,中國大眾音樂協會為此專門頒發了獎牌和獎勵證書。

  《選良種》這首歌四十多年前就享譽大江南北,被收入國務院文化組編印的《戰地新歌》第三集,并由中國唱片社灌制成唱片在全國發行。

  四十多年后,這首歌又入選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優秀音樂作品集《紅色記憶盛世凱歌》,該書收集了70年來包括閻肅、徐沛東等大家在內的200首原創經典歌曲。同時,中國音樂家音像出版社和中國大眾音樂協會聯合推出“感動中國——群文杯全國大型原創詞曲演唱專輯”,《選良種》被制成CD和DVD,參加中央電視臺《天天把歌唱》演出的特約歌手溫震專門演唱了這首歌。

  一首歌緣何流行四十年經久不衰?記者尋訪到《選良種》的詞作者程立,傾聽《選良種》背后的故事。

【創作背景】:藝術靈感來源于生活

  “生在舊社會,長在紅旗下。”今年68歲的程立這樣形容自己成長的年代。老家在唐洋鎮,在那里讀書時,程立的文藝天賦就漸漸顯露出來,一般歌舞一學就會,臺詞幾分鐘就能背得滾瓜爛熟,每年大年初一都在學校參加拜年演出。讀高二那年,“文化大革命”在全國展開了,學校里停了課,程立因為文藝才干出眾,被選入了學校宣傳隊,跟著朱華山老師表演歌舞、相聲等文藝節目。

  高中畢業后,程立告別了學校舞臺,回鄉務農,閑時幫著生產隊排練文藝節目。他既是編劇,又是導演,還是演員,創作了《咱村的新人新事多》《村里的故事說不完》等不少反映農村題材的小節目,他們村的文藝節目在全公社首屈一指。后來,他又去新河小學做了兩年代課教師,每天只安排一節課,其余時間,就專研文藝創作,排練文藝節目。“無論處于怎樣的環境中,文藝創作的愛好我一直沒有丟。”

  1969年,在恩師朱華山的推薦下,程立來到東臺縣革委會文藝宣傳隊,后來又分到創作組工作。創作的節目基本上都要反映全縣的新人新事新風貌。程立回憶說,在文藝宣傳隊的那些日子,只要一聽說哪里發生了新人新事,他們就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采訪,連夜將事跡創作成劇本,第二天就交給演員們排練。“事情剛發生,大家很有激情,排起節目來感情更充沛!”當時,梁垛公社出了一個救火犧牲的生產隊長宋維新,他和同事立即趕去,多方采訪,巧妙構思,回來后開了個大夜工,詩歌聯唱《贊美英雄宋維新》的腳本第二天清晨就交到了隊領導手中,節目很快就排出來在各公社巡回演出,全縣掀起了一股學習宋維新的熱潮。更多的時候,他們會沉入一線,深入農村,到三倉公社八一七隊,一蹲就是好幾天,與貧下中農同吃同住同勞動,觀察他們的生活狀態和語言特點,以便在創作劇本時使人物形象更貼近基層,臺詞更符合農民特征。

  “藝術并不是憑空想象,而是對生活素材的深加工。只有貼近生活,才能獲得共鳴。”在文藝宣傳隊創作時間越久,程立越深切地感受到這一點。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他經常下基層,體驗生活,更加注意觀察一點一滴的細節,從細節中尋找更貼近農民的特色題材。有了活生生的素材,才能“下筆如有神”。《選良種》就是在這樣的創作思維中應運而生的。

【轟動效應】:一炮走紅邊演邊改成名曲

  1971年,創作的節目基本上都要反映全縣的新人新事新風貌。程立說:“雖然大多是小節目,但作為縣一級文藝團體對外演出,十分講究舞臺效果。對道具的運用也是挖空心思,紅綢、毛巾、雨傘、扇子、錘子、鐮刀等等都被搬上了舞臺。”

  1972年春,程立他們來到了全縣“農業學大寨”的先進單位——三倉公社八一七隊。當時農民們正忙著選種、備耕,為奪取秋熟更大豐收做好準備。場頭上,他發現選種中篩谷是一道不可或缺的工序,而且動作性強,易于表演。程立采訪得知當地農民想將篩好的稻種用來支援鄰近的生產隊。于是聯想到當時全國正在熱演的京劇《龍江頌》,沒過多久,程立就把《選良種》的唱詞寫出來了。拿著這個唱詞,程立找到自己的老搭檔——樂隊的吳進明同志,讓他來負責曲調。老吳很投入,集中精力,一氣呵成。有了好唱本,還需要有導演。程立和老吳請來朱華山老師指導。選好了演員,立馬排練,邊排邊改。在排練過程中,發現用東臺方言演唱比用普通話更接地氣。為了使演員表演更加逼真,更加嫻熟,還專門安排六名演員深入生活,向農村大嫂學習篩良種。

  1972年5月,《選良種》參加了鹽城地區群眾文藝創作交流演出大會,受到很高的評價。大會《簡報》以“小演唱開新花”為題,稱贊《選良種》“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使人感到異常親切,浮想聯翩,放佛看到了滾滾稻浪,聞到了濃郁稻香。”

  “盡管得到很高的評價,但是回來之后,我們還是繼續加工,反復修改,不斷提煉。”程立回憶說,雖然是一個表演唱,唱詞不是很長,但也要認真推敲。比如,中間第一段原來“一顆一顆一顆一顆”感到這樣唱也可以,但比較平,改為“一粒一粒一顆一顆”就有起伏感了。不僅如此,他們還對道具進行美化,篩子用精美的圖案襯托,并配有一圈金黃的珠子,在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舞美工作人員還在舞臺正中懸掛了一幅“太陽光輝照良種,顆顆良種閃金光”的圖景。

  1972年秋,接到鹽城地區通知,要將《選良種》進一步加工后參加全省文藝匯演。程立說,能夠參加省級匯演,這個消息對我們來說,既是喜訊,更是壓力。于是,他們開始不斷修改唱詞,同時邀請原省曲藝團的洪流老師重新為唱詞譜曲。經洪流老師親手斧正,終于點石成金。程立記得一位在音樂創作上頗有研究的同志這樣夸贊《選良種》:《選良種》的音樂價值不失為今天的楷模。就其選定調式,確定基本樂句和節奏型上,是對蘇北里下河地區民間音樂的高水準提煉。旋律明快而柔美,明亮而含蓄,一唱朗朗上口,改動任何一個音符或調整任何一小節的節奏都不是件易事。

  1973年1月,《選良種》到揚州參加全省專業劇團戲曲匯演,不到5分鐘的節目演下來,引起了很大轟動。匯演辦公室專門出了兩期《簡報》,加以肯定。提到這些,程立臉上流露出自豪感。雖然過去這么久,但那些場面依然歷歷在目。

  “清新悅耳,沁人肺腑,是一幅絢麗的豐收畫卷。”

  “歌詞樸實生動,曲調明快動聽,動作洗練形象,造型干凈優美,極富藝術感染力。”

  省和南京市十多家新聞媒體專訪程立,請他談談創作體會。“那時二十五六歲的我,第一次見到這么大的場面,真是既興奮又緊張。”程立笑著說,還好當時出發前就準備好稿子,才不至于太尷尬。

  節目一經演出后,立刻產生轟動。不少專業團體、業余愛好者紛紛來找他們學習取經。而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在揚州,幾天之內,所有大小日雜商店里的篩子全部一售而空。多少人都沒想到,小小《選良種》,竟然引起了這么大的轟動。

  之后,《選良種》一直都沒有離開大眾的視線,而是以不同的形式不斷“飄香”。1975年,中國唱片社將此歌灌制成唱片,在全國發行。1991年6月,江蘇人民廣播電臺和東臺市委市政府聯合舉辦的“創建文明村十周年主體聯歡會”上,《選良種》又作為“東臺優秀傳統節目”再一次在全省播放。“篩呀篩呀,快點兒篩呀,越篩心里越歡暢!……”這樣美妙的旋律依然回蕩在東臺大地。

  “《選良種》的創作迄今已40多年了,當年的小伙子、小姑娘如今都已進入了‘夕陽無限好’的年頭。”程立感慨道,《選良種》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節目了,更多的是一種情結,凝聚著很多人的汗水、心血和智慧。想起它,就會想起那段激情燃燒的青春歲月。

 

選良種

(歌詞)

六大嫂手拿篩子走得忙,吆嗬嗬來走得忙,喜氣洋洋喜氣洋洋來篩糧。吆嗬嗬來!

人勤春早忙備耕,趕著時節栽稻秧。

我俫(那個)選呀選,(白)刮刮叫的稻種(唱)“桂花黃”。吆嗬吆嗬嗬來!

(甲)大嫂子(眾)哎(甲)快動手(眾)噢(甲白)你來瞟瞟看,(眾白)喔唷!

(唱)稻種黃爽爽啊,風吹噴噴香哎,(白)嘖嘖(唱)一粒一粒一顆一顆,(白)又大又飽又飽又大,吆嗬嗬來!顆顆閃金光。

選出(那個)良種育好秧哪,吆嗬嗬來!選出良種育好秧,鄉村處處稻花香呀,吆嗬嗬來!鄉村處處稻花香,(白)優選良種播種希望,(唱)奪取大豐收呀,渾身有力量哎。

篩呀篩呀快點兒篩呀,篩呀篩呀快點兒篩呀,越篩心里越歡暢。吆嗬嗬來!

(乙,丙)大嫂子(眾)哎(乙,丙)快點揀(眾)噢(唱)手巧眼睛亮啊,稻種揀清爽哎,(白)細細揀呀(唱)揀呀揀呀,快點揀呀,(白)泥沙石子雜種癟子,吆嗬嗬來!全都撂一旁。

今天(那個)精選優良種哪,吆嗬嗬來!今天精選優良種,明年奪取高產量,吆嗬嗬來!明年奪取高產量,(白)精耕細作滿田飄香(唱)畝產雙千斤呀,喜報滿天揚哎。

篩呀篩呀快點兒篩呀,篩呀篩呀快點兒篩呀,越篩勁頭越是強。吆嗬嗬來!

(眾)王大嫂(丁)哎(眾)你篩得快(丁)嘿(白)你俫篩得才快呢!(唱)我俫半邊天啊,干得真快當哎,(白)看她(唱)篩了又篩簸了又簸,(白)篩呀簸呀簸呀篩呀,吆嗬嗬來!汗珠往下淌。

一顆(那個)稻種一片心哪,吆嗬嗬來!一顆稻種一片心,奪取豐收奔小康呀,吆嗬嗬來!奪取豐收奔小康,(白)科學種田牢記心上(唱)我俫六大嫂呀,想的都一樣哎。

篩呀篩呀快點兒篩呀,篩呀篩呀快點兒篩呀,要為高產出力量。吆嗬嗬來!

六大嫂唱起歌,唱起歌兒手里忙,喜氣洋洋喜氣洋洋篩好了糧。吆嗬嗬來!吆嗬嗬來!篩好了糧,喜氣洋洋篩好了糧。吆嗬吆嗬嗬來!

太陽光輝照良種,顆顆良種閃金光,吆嗬嗬來閃金光,撒遍鄉村萬頃田呀,喜看稻海千重浪。(獨)吆嗬嗬來!科學種田道路寬啊,道路寬啊,吆嗬嗬來!(白)嘖嘖(眾)農村處處好風光!吆嗬嗬來!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网上赚钱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