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亭文苑
古鎮的鄉愁
日期:2014-02-17 作者:朱兆龍 字號:[ ]

  2008年8月,一位在香港的91歲韓老太太召喚分散在世界各地的20多位鮑氏子孫,飛聚上海,奔赴位于江蘇東臺的家鄉安豐古鎮。站在鮑氏大樓荸薺色漆門前,她撫摸著古飾的銅環,審視著眼前的故居:墻上馬頭、楣上磚雕如昨,庭間青石、廳內方磚如舊,前廳主廳陽光燦燦,中樓后樓庭院深深,“四水歸堂”的天井里,四海的游子歸于一堂。這位集太婆祖母外婆母親于一身的福太太對子孫們說:這就是我們的老家,我們到家了!

  鮑氏大樓是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安徽鹽商鮑志遠來安豐建造的錢莊,徽州風格,蘇淮風情,大小200多間平屋樓房,總面積3000多平方米。韓老太太19歲坐著婚轎進入鮑家,住在方廳左側后金庫的樓上,日寇入侵后隨丈夫輾轉各地從業,后來定居香港。如今,終于“到家了”!一解心中幾十年的鄉愁。

  老家就是鄉愁,鄉愁就是對老家的思念。鄉愁不僅是故鄉、故居,還蘊含著精神與情感的記憶與傳承。留住鄉愁,就留住了游子的歸心和向心,系牢了民族精神的根,溫潤了炎黃子孫的心。

  余光中先生的《鄉愁》,是游子對母親的思念;韓老太太的鄉愁,則是對故鄉的懷舊,猶如賀知章詩中鏡湖的莼菜與蛤蜊,魯迅筆下蟋蟀歌舞的百草園,更如戈寶權先生回鄉后在東臺街上買來解頤的缸爐燒餅。

  這些年來,當不少地方的古街、舊城改造如潮流席卷而來時,古鎮安豐留住了四里古石街及其兩旁的十萬多平方米古建筑。2012年,安豐開展對整條南石街古貌古韻的全面保護和恢復。然而,最初拿出的修繕古建的設計與施工效果圖,卻是放之蘇州徐州揚州而皆可的仿古建筑,恰恰不像安豐的古建筑。安豐,除了以淮融徽的青磚封脊的馬頭墻外,有當代語言學家周法高先生故居門上刻著稻穗和螃蟹的木雕;有在家中與新四軍名將陳毅煮酒話抗日的錢乾屋上的龍口與蹺脊;有教育家侯湘石先生故居槅扇門上雕著八仙過海的裙板和格窗;有畫馬大師戈湘嵐故居中的亭子和花臺……這些古鎮古貌的鮮明特征,才是其獨特的文化內涵,最為柔軟的鄉愁因子。

  留住鄉愁,首先要保護好包括沒有定為文保單位的所有古舊建筑。但是,不能克隆周莊、同里而東施效顰,不能為了開發旅游而編故事和造假景,更不能為了騰賣土地而拆真古建筑、另建假古董。要在修舊如舊的保護中突出自己的文化符號,彰顯本地的人文內涵,體現人們美好生活的愿景。于是,在這里,明代平民思想啟蒙家王艮的東淘精舍、清代詩人吳嘉紀的宗祠、鄭板橋客居讀書題碑的大悲庵、民初風格的戈湘嵐故居,以及抬鹽巷、老壩巷等巷名巷門,鹽課司、古戲臺、老古井等古代遺存,一一以原有風貌再現于古街之上。為此,75歲的戈湘嵐之女戈寶榛女士專門寫信來,感謝“為地方、為下一代做了件功德無量的好事。”

  留住鄉愁,是功德,更是責任。當同質化的現代樓宇充斥眼球,寄托鄉情的自然山水、傳統民居、古老村落、歷史街巷日漸稀少時,留住鄉愁,延亙文脈,是新型城鎮化進程需恪守的建設理念。2012年4月,志愿軍戰歌的作曲者、95歲的藝術家周巍峙先生回故鄉探望,在安豐古街與老年街坊拉家常,在牌坊下挑著花擔與古鎮秧歌隊合影……他臉上的笑容,是得到慰藉的舒朗。

  得知90多歲的韓老太太依然康健矍鑠,我十分欣喜。當年的鮑氏錢莊現已進一步復其舊顏,展示著重露的儀容,不知是否恰如原樣,期待老太太一家再次回鄉聚首,再品家園記憶。(《 人民日報 》( 2014年02月17日   24 版))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网上赚钱靠谱